红茶绿茶不茶

心怀方博,春暖花开。

【喻黄】梦劳魂想


*是突然想起来了,不知道有没有撞梗,如果有的话请告诉我。

*没有什么顺序和逻辑,就蛮写。

*是流水账。

*不写虐。

*不长。

 

01、

喻文州醒的时候什么都不记得。

他不记得他是谁,不记得他在哪里,不记得过往的一切一切。

但他仍依稀觉得,他所在的这个,被布置的温和的房间,应该是属于他的。

他坐在床上,四周看了看,天已经明了,光透过浅蓝的的窗帘洒进来,窗户半开着,可能有一点点风,因为窗帘在飘,但他没什么感觉。

也许没有风,他这么想,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不只是窗户,包括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床头柜、书桌和书架,没关紧的衣柜,甚至是这张床,或者说是他的身边,都缺了点什么。

他的视线定格在衣柜旁边的墙上。

太白了,他莫名的有点烦躁,即使那面墙上在足够合适的地方挂着两幅足够合适的墙画。

“太安静了”。他开始自说自话。即使他什么都不记得。他觉得不该是这样,有哪里不太对,或者说哪里都不太对。

所以是哪里不对?他不想说话了,他觉得这个地方应该有声音,他想听到有人说话,但不是他自己的声音。那人应该一直在说话,活泼的,充满朝气的,而不是现在这样一片寂静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或许该再睡一觉。他觉得他有些恍惚,他觉得他应该躺下,盖好被子,搂紧应该在他怀里的人,好好睡一觉。

于是他这样做了,试图慢慢放任自己再度陷入沉睡。

他的确开始逐渐意识模糊,在他即将睡着的那一刻,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,意识瞬间清明。

他好像被自己吓到了,他甚至坐了起来,茫然的看着怀里紧抱着的枕头

他刚刚...想抱着谁?

 

02、

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了,他得知道什么。可他现在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在哪里,也不知道让他心头烦闷的他想知道的是什么。但那是比他自己更重要的。这是他莫名坚定的。

 

03、

他决定先逛一逛他所在的这个地方,至少他要去到这个房间以外的,这个房间处处都让他觉得不对,即使熟悉也不对,就不该是这样的,他更烦躁了,这简直不像他,即使他不知道他应该是什么样的。

他站在衣柜前,拉开了没关实的那一边柜门,拿出了一件深蓝的卫衣。挺好看的,但他觉得不像是他会买的衣服,仿佛还应该有一件黄色的同款,这样才对。

等他换好衣服,回过身想说什么,但身后只有被风吹着飘的窗帘,和隐隐约约从缝隙透露刺眼的光。还是没有声音。他有点生气,不知道为什么。他走过去关上了窗户,没有风了,窗帘也不飘了,好好地遮住了窗户,挡住了光,房间里好像突然暗了不少,他更生气了,不知道为什么。

厕所也不对。镜子里的他面无表情,牙杯和牙刷相对形单影只的待在那里,牙膏也老老实实的放在旁边,规整应该是他的性格,他是这么认为的,但这就是不对。

 

04、

他不想出房间了,与其说他不想出去,不如说他不想接受外面也是不对的。他脑子里隐约浮现他所在这个地方的构造,但他还是不知道不对劲的到底是哪里。

电话响了。

在它响之前喻文州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原来还有电话,他找到它,在床底下,好像是不小心被踢进去的,但是不深,他坐在地上,很轻易的就拿到了。打电话来的人叫郑轩,有来电提醒。他不确定自己认不认识这个人,但还是接通了电话。

 

“喻总,有一份文件急需你的确认,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,请你看一下。”

 

他还没来得及讲话,电话对面的人就自顾自的说完了要说的,挂断了电话。

好了,只是现在他知道自己姓 [yù] 了,或是名字里有和这个音有关的字。但是这个人的声音也不是他想要的。被这么个插曲打断一下,他仿佛恢复了平常的好脾气。他站起来,走到书桌旁打开电脑,他似乎刚刚也没注意到书桌上还有电脑?

电脑需要密码,他这么想着,手已经习惯性的输入密码打开电脑 “9848264”。他不知道这串数字是什么意思,但自动登录的邮箱的确跳出来一份邮件,他坐在桌前,有一瞬间开始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身体的主人,也许是灵魂被替换了?

他看不下文件,眼前的文字都是飘忽的。

但他想,我一定是这个身体的主人,因为这样,我才可以待在我的爱人身边,我可以看着他,拥抱他,亲吻他,我离不开他。

 

那他应该是什么样的呢?有一个声音问他

他应该有棕黄的头发,那是他与生俱来的,很适合他。他应该总是笑着的,他会看着你,告诉你他身边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,你也不会觉得他烦。他也不总是笑着,他也会难过,他难过的时候就不想讲话,他就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在那里,直到你找到他。他会抬起头,红着眼眶,喊你“文州”,向你伸出手示意要抱,你会看他轻轻的笑,上前紧紧抱住他,在他耳边对他说:

 

少天,我在。

 

05、

他是我的。

 

06、

被叫醒的时候喻文州脑子里都是懵的,他的爱人坐在床边一脸担心的看着他,窗户没关紧,窗帘被风吹着飘着,灿黄的风铃清脆的响,床头柜上杂乱的压着没看完的书和还盛着水的杯子,书桌上电脑还开着,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并排站在一起,书架上摆放着各种蓝雨的周边,衣柜被塞得满当当的,没关紧的缝隙透露出一件黄色卫衣的边角,衣柜旁边的墙上贴着他们一起去比赛和旅游的各种照片和明信片,光是看着,就让人欣喜。

 

07、

欣喜是这个在充满爱人痕迹的环境。

 

08、

喻文州把黄少天拉到床上,抱在怀里,脸颊蹭了蹭棕黄的碎发,听着爱人絮絮叨叨的讲话,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。

 

09、

他只是需要再睡一觉。

去往一个有爱人的梦乡。





梦劳魂想   mèng láo hún xiǎng

【释义】睡梦中也难以忘怀。形容思念深切

 


评论(2)

热度(48)